导语:虽然iPhone早在2007年就发布了,但是直到2022-09-29App Store才正式发布,它的到来也标志着苹果手机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最有力的一步。可以说,iPhone的成功与App Store息息相关。

AppStore预示着智能手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——手机的各项功能需要通过设备制造商自己监控的网关进行传输,而不是从手机运营商的应用程序目录中安装或直接由用户下载。虽然苹果的监管审查制度和要求直到今天都仍然缺乏“透明化”,但是它仍然清除了很多具有欺诈性和低质量的应用程序,从而提高了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软件门槛。

其他应用商店也紧随其后——首先是2008年9月与HTC Dream一起推出的Android Market(也就是现在的Google Play商店),然后是2009年4月推出的黑莓App World以及2009年10月推出的Windows Marketplace for Mobile。最终,App Store为第三方应用(以及通过这些应用提供的服务)铺平了道路。

AppStore有着复杂的传统。首先,苹果严格的监管制度将用户限制在一个特定范围内,只允许用户访问或享受指定的内容、应用或服务,禁止或限制用户访问或享受其他未被允许的,而这一举措也被称为“围墙花园”。其次,由于严格的监管举措,App Store中的应用程序数量远远不及Google Play商店中的。最后,一些开发者对苹果抽取30%的分成这一行为感到恼火,而最近一次事件是Basecamp的电子邮件应用程序Hey。

不管是好是坏,如果没有App Store,智能手机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。以下是移动市场所取得的成就以及未来面临的挑战:

App Store过去的12年:精简、推广、民主化

以前,用户要么使用手机上预装的应用程序,要么通过一个简陋的运营商品牌数字目录获得更多应用程序,要么冒险下载或直接安装一些应用程序到设备上,而App Store的到来使得值得信赖的应用程序更容易被找到和下载。当然,对于消费者来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。

TLASystems的创始人和iOS应用程序PCalc的开发者James Thomson表示:“有了苹果的监控,人们更加信任App Store中的应用程序,这就跟他们信任苹果品牌一样。”据悉,PCalc是AppStore推出的首批500款应用程序之一。

Thomson指出:“苹果使得向不懂技术的人出售应用程序的数字下载成为可能,并大大地拓宽了市场。”

AppStore还可以让开发者放置和推广他们的应用程序,他们不需要通过更多的广告或媒体去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——苹果品牌提供了合法性,而iPhone用户的手机中则已经预装了App Store,这有效地平衡了大型和小型开发团队之间的竞争环境。此外,App Store处理了所有的数字基础设施和财务问题,无论大小的应用程序制造商在通过App Store销售时都不必应对这些问题。

Thomson解释说,虽然除了将应用程序放在商店里,然后坐等每个月拿报酬之外,开发者还要做出一些额外的工作,但是它仍然比过去直接向消费者销售软件要简单得多。

Thomson表示:“有一段时间,我们两者兼而有之,但绝大多数人都选择通过App Store进行购买。”最终,App Store简化了用户在线获得应用程序的流程。

Buffer的高级软件工程师乔丹•摩根(Jordan Morgan)表示:“这是一个民主化的软件开发时代,让您的应用程序出现在人们面前是我们现在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,但并不总是那么容易。从对出版商的依赖到对媒体的期待,应用程序的下载量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。”

实际上,如果一个较小的应用程序没有出现在排行榜的前列,那么它们就很难获得用户的关注。

App Store的现在:应用程序成功、价格摩擦、审查不透明

来自Statista的数据显示,随着App Store的不断发展,其应用程序数量从2008年推出时的500个增加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185万个。而这也导致了一个“供过于求”的问题——应用程序如此之多,以至于每周新发布的应用程序都很难被关注——尤其是当它们没有“话题性”的时候。

不过,至少在2020年,App Store并没有像分析公司Sensor Tower于2016年预估的那样超过500万个应用。

但是,随着应用生态系统的建立,App Store的审查条件也开始受到质疑。App Store对应用程序的审查过程一直不明确,开发者提交新的应用程序或更新在遭到拒绝后,他们对于自己违反哪些规则、在重新提交应用程序时进行哪些改进一直心存疑惑。

“如何确保你的应用程序通过审查”一直是开发者大会中的热门话题,甚至包括苹果商店前店长菲利普·舒梅克(Phillip Shoemaker)。

对于苹果抽取App Store应用内购买、收取预付费的应用程序以及App服务订阅30%分成(尤其是免费游戏)的政策,开发者也一直颇有微词。就后者的情况而言,苹果改变了相关的政策。根据当前的订阅原则,苹果将会从App订阅用户支付给开发者的费用中抽成30%,但如果用户订阅超过一年,那么抽成就会下降到15%,这对开发者来讲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

近段时间,一家在独立开发界小有名气的公司Basecamp 推出了自己的最新产品——基于订阅的跨平台邮件客户端Hey,它主要基于 Web,也有 iOS 客户端。而就在Hey 的iOS应用上架后的第二天,App Store 在审核阶段拒绝了这个应用修复bug的更新推送,表示因为Hey不提供“应用内购”订阅的选项,违反了 App Store的相关条款。如果Hey不就相关问题进行调整,苹果将对Hey这款应用做下架处理。

对此,Hey在官网上发布了一份声明,表示不加入 iOS 内购,其中有考虑到手续费对收入的影响,但这件事更关乎选择权:Hey 希望自主选择与用户进行交互的方式。如果仅仅是钱的问题,Hey 可以针对 iOS 内购涨价 30%,把手续费成本转嫁给用户,但Hey认为“苹果的政策使开发者和用户被隔绝了”。

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这个事件最终是以苹果让步而告终——苹果批准了Hey应用修复bug的更新请求,并给予Basecamp时间来创建一个符合苹果要求的iOS 端版本。

实际上,自从苹果App Store开张的12年里,苹果除了将超过一年的订阅用户的收费降低到15%外,几乎没有对收费标准做出任何让步——而这显然会激励开发者或用户转换为订阅模式。

App Store的未来:普遍性及其挑战

AppStore的下一步是什么?苹果有一天可能会解决上述问题,但未来必定还会面临其他挑战,以及前景广阔的领域。

放眼未来,App Store面临的最大障碍可能是它自己制造的,当然开发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——软件市场开放后,软件团队在激烈的竞争中通过降价来应对激烈的竞争,这是一场广为认可的“竞价战”。

Thomson表示:“在App Store和iPhone问世之前,PCalc的价格是20美元,我把价格降到了我认为可以达到的最低水平。而现在,PCalc 10美元的价格被视为市场的高端产品,人们甚至不愿花1美元购买一款应用程序,他们更喜欢包含跟踪、广告和微交易的免费应用程序。”

多年来,开发者们一直在恳求苹果公司提供升级定价方案,使得用户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同一款应用程序的新版本。但是,这家科技巨头并没有采取行动。苹果高级副总裁菲利普·席勒(Phillip Schiller)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称,升级定价是“压缩包装软件时代的一种模式”,称其过于复杂,并确信消费者更喜欢App Store如今的订阅模式。

但是,App Store的模式,不管是预付费还是定期订阅的,都会遇到另一个问题。而讽刺的是,这个问题是由一场小小的软件革命促成的:一旦Mac电脑在未来两年内完全整合苹果公司制造的硅芯片(正如在WWDC 2020上宣布的那样),消费者将预计为整个苹果生态系统的应用程序再次付费。

有分析师认为,这种“竞相抄底”的行为使得用户期望一款0.99美元的应用程序在任何地方都能正常运行,这也给那些不使用订阅服务的开发者带来了更漫长的盈利之路,而预付费的时代显然已经过去了。

当然,对于用户来讲,他们可能会更期待跨平台使用——只需购买一个应用程序就可以在所有的苹果设备上使用。但是,这并不能保证,因为开发者可以选择在iPhone/iPad和Mac之间对应用程序的购买区别对待,比如,考虑在主要计算平台上提供附加功能或服务。

而为了帮助开发者实现从英特尔到自家A系列芯片的过渡,苹果在WWDC 2020中发布了一款名为“Developer Transition Kit”的特别版Mac mini。

这台Mac mini搭载与2020款iPadPro相同的A12Z芯片,16GB内存和512GB固态硬盘。软件方面,它预装了macOS Big Sur的beta测试版,以及Xcode开发工具。在使用A系列芯片的Mac问世之前,这款设备将帮助开发者准备好自己的应用。(完)